请输入关键字

“生命不息,奋斗不止”,2021年7月7日,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“院士思政公开课”中,满头银发的中科院院士、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赵淳生不止一次地用这八个字,言明心志。

只有了解他的人,才知道这八个字的分量:1岁时,他的父亲离家参加革命,从此再也没有回来;9岁时,母亲因病离世,从此他和祖母相依为命,在中共地下党的帮助下读完小学;18岁进入南京航空学院(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前身)飞机系学习,毕业留校后,研究机械振动,担任共和国首架飞机制造特等功臣张阿舟教授的助手。

进入中晚年,他又频频打破人生边界:42岁学习法文,后赴法留学获得工程力学博士学位;54岁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做访问学者,将研究方向调整为超声电机;56岁远离家人回国,开始研发中国自己的超声电机。

殚精竭虑的背后,他却浑然不觉隐藏的身体危机,62岁时,他被查出肺癌,切除一叶右肺,3个多月后又在胃右壁外表发现一个肿瘤,切除2/3的胃。

但这并没有影响他的研究进程,他66岁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;75岁时,带领团队成功将超声电机应用于“玉兔号”月球车……

“我生长在贫穷家庭和非常落后的农村,亲身经历过国家受外国欺辱、日本侵略,广大劳动人民饥寒交迫的年代,是党培养了我,我们一定要爱国爱党,国家强大就不会受欺负,子孙后代才能够幸福生活。而想要自力更生,创新非常重要。”赵淳生说。

60多年醉心科研,至今没有周末和寒暑假

前不久,赵淳生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接受采访的一段视频“刷屏”。镜头中的他声如洪钟、笑声爽朗:“我84岁了(虚岁),还要坚持健身、搞科研,为我们国家贡献力量……技术是买不来的讨不来的,要靠我们自己去创造……”

虽然已是“80后”,但在赵淳生的规划里,依然没有周末和寒暑假,夜里经常工作到12点以后。

对赵淳生来说,年龄和病痛从来不是他科研攻关的障碍,例如与超声电机的结缘。

1992年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做访问学者后,一场关于超声电机的学术报告,激发了赵淳生的强烈兴趣。

超声电机具有轻便、响应快、控制精度高、噪音低等特点,在照相机、手表、机器人、汽车、航空航天、精密定位仪、微型机械等领域展现出广泛应用前景。

“当时日本的超声电机已经用在照相机上面了。麻省理工学院两个系都在研究超声电机,航空航天系想用到火星探测上,电机和计算机系想用到机器人上。”

赵淳生敏锐地捕捉到研究热点,并将原定的两个研究方向调整为超声电机技术。白天,他参与课题组讨论、设计、试验,晚上在女儿家地下室做计算分析和模拟试验。美方给的工资,他节省下来的部分全部用于购买相关资料和元器件。1994年,赵淳生决定回国研究我国自己的超声电机。

但当时,他的妻子、女儿、女婿以及可爱的小外孙都在美国。作为一名法国的博士、中国的知名教授,他在美国找个工作并不难。但无论家人怎么劝说,倔强的赵淳生就是不妥协。

“我出去只是为了学习,但我学到的,一定要服务于我的祖国,这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挠的。”赵淳生说到做到。

希望能尽快产业化,让人民享用

回国后的赵淳生,先是向系里借了15000元,买了台电脑和简易的打印机,带着一名博士后、一名博士生和一名硕士生,借了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房间,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了超声电机的研究。

经历过多次失败的考验,1995年12月17日,一台被称为“行波型超声电机”的原型机成功地转起来了!这是我国第一台能实际运行的超声电机。包括赵淳生在内的4人攻关小组,从申报课题到研制成功,前后仅用不到10个月的时间,就完成了国外多名工程师3年的工作量。

50多岁调整研究方向,开始“二次创业”,也让赵淳生付出健康的代价。

2000年12月至2001年上半年,他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内,先后切除了一叶右肺和2/3的胃。但他的科研却并未按下暂停键。

肺癌手术后,他一只手吊着药水,另一只手翻着资料。胃部手术后,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后三天,他就半躺在床上验算数学公式。

化疗期间,赵淳生撰写了4份超声电机技术专利申请书,他撰写申请的国家重点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顺利通过国家答辩,在病床上辅导学生完成了多篇博士和硕士论文。

他的超声电机“中国梦”,也因为他的坚强而硕果累累:他主持完成的“新型超声电机技术”2003年获国防科技奖一等奖,2004年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。

2013年,超声电机应用于“玉兔号”月球车,并随嫦娥三号、嫦娥四号探测器成功登月。作为“玉兔号”月球车上红外成像光谱仪的驱动与控制系统,超声电机在月面上一直运行稳定,使我国成为了继美国之后的第二个将超声电机应用到外星球的国家,同时也是第一个将超声电机应用到月球上的国家。此外,包括嫦娥五号、“墨子号”科学实验卫星、行云1号和2号卫星都应用了赵淳生院士团队研发的超声电机。

如今,这个一开始“负债经营”的攻关小组,已发展成拥有1000多万元固定资产、在国内外都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科研机构,部分成果已成功用于便携式汽油发电机、化学电泳分析仪、自动内圆切片机、自动遥控窗帘、精密光学仪器和医疗仪器等产品。

眼下的赵淳生并没有向年龄妥协,他依然游走于各个学术论坛,推动超声电机产业化。“比院士头衔更自豪的是成果的产业化,人民能享受你的东西,那你才成功。”

(赵淳生,机械工程专家,中国科学院院士,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)